首页  -  军事历史  -  军事新闻  -  军事科技  -  军事报道  -  军事纪实
军事网 关于军事的一切
淘宝充值
首页  »  军事纪实

凝铸在岁月深处的经典:回忆电影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

作者:pers99    发表时间:2019-04-23 15:36    来源:本站

1962年秋,我接到去葛鑫导演那里报到的通知,参与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(以下简称《哨兵》)剧本阶段的任务。葛鑫曾在苏北解放区从事革命文艺工作,与时任南京军区政治部文明部部长、改编话剧《哨兵》为电影剧本的作者沈西蒙是老相识。沈西蒙到“南京路上好八连”当兵进程中,依据好八连的事迹与漠雁等协作创作《哨兵》的话剧剧本,由前线话剧团演出之后,好评如潮,惹起了惊动。于是葛鑫向天马厂指导建议将该剧改编为电影。

沈西蒙为了专心致志地进行剧本创作,便分开南京来到苏州。我至今依然记得,当葛鑫向他引见我以后,他竟叫了我一声:“老陈,欢迎、欢迎!”我事先不过是个战士级的“小巴辣子”,但跟他握手之间,我见首长的忐忑便减去了几分。

沈西蒙写完一个章节,经常要念给我们听,还要问:“老陈,你有什么见地?”一开端,我觉得是在关公面前舞大刀,常常吞吞吐吐。他笑着对我说:“老陈,固然大胆说,你刚才的意见不是很好嘛!”他的这番话使我增加了自傲,减少了顾忌。

剧中人春妮,看到丈夫陈喜在南京路“香风”的攻击下有些昏昏然了,便给陈喜写了一封长信。这封信,沈西蒙写得情恳意切,无动于衷。他写完后,叫来葛鑫和我,听他读信。听完,极易动感情的葛鑫曾经泣不成声,而我也泪水涟涟。沈西蒙在感情澎湃中写了这封信,其艺术效果显而易见。

在《哨兵》准备阶段开始后,厂里决议约请“八一电影制片厂”导演王苹来上海,与葛鑫结合导演这部戏。

王苹到沪后,与沈西蒙把剧本“理”了一通。从他们的议论甚至是争辩中,我看到了他们之间深沉的创作友谊。经过这次讨论,剧本的一些弱点得到了补偿。有一场戏,原本是在好八连的宿舍中进行的。王苹说,宿舍的空间窄小,在场面布置上遭到限制,不如改到南京路先施公司门口,不但镜头好“耍”,而且更契合规则情形。沈西蒙一听,立刻表示赞同。像这种被王苹“拉”出去的戏很多,突破了舞台框框,使这出舞台戏的电影化水平大大地提高了。

在分镜头过程中,王苹导演的艺术才气得到充沛展现。她特地留意描写剧中人物心思变化的那些场景,十分注意镜头大小和移动、镜头分切和组合时所发生的节拍感来渲染角色的心理活动,使潜台词得到充分的开掘。比如春妮来部队探亲的那场戏。王导将这个“重场戏”划为四个段落,修建了情节的跌宕曲折,渲染了剧中人心情的四次感情波涛。她充分应用镜头形成了当缓则缓、当快则快的画面组合,让观众从剧中人的全身到他的局部,甚至是眼部的变化,去感受角色的情绪。在我看来,王导是“耍镜头”中的高手。

当前标签  中国  导弹  战争